你是世界给我的礼物。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柳沈】Journey

*其实是2月10日的点文存稿
*大概是一篇……永远没有结尾的文了。

1.启程
沈清秋很少出游,记忆中寥寥几次也是被母亲热情地拉着跟着导游到处被宰,俨然一副鲜嫩可口的小肥羊模样。
了解了这件事的尚清华唾弃了他很久,一边又煽动他独自出游,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得沈清秋怀疑他收了某旅游景点的钱:“……跟着旅行团算什么旅游……当然是带着装备自己出游,从重峦叠嶂看到烟波浩渺……”
沈清秋打断他:“说吧,这次又查了多久成语词典。”
尚清华干笑一声,道:“总之你考虑考虑啊,你不是说你妈催你去相亲吗,全当放飞自我了。”
沈清秋考虑了一阵,觉得这个提议是他认识尚清华以来最靠谱的一个,不同意都对不起那本被尚清华翻烂的词典。
尚清华见他同意,立即暴露目的:“我认识一家还不错的旅游用品店,九五折优惠,要不要考虑一下?”
沈清秋感叹尚清华的脸皮越发厚实,但是最终还是听从了尚清华的建议。
然而有句话说得好,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沈清秋握着方向盘远目了一阵这荒芜的景色,望着暗沉的天色,沈清秋由衷地想对尚清华亲切地说一句:“老子信了你的邪!”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拨号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不由侧过脸看了看副驾驶座的青年。
青年正闭着眼,即使是这样晦暗的光线下,沈清秋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清俊的容貌,想起初见时自己给他的“穿套古装就能直接cos武侠片男主角”的评价,觉得自己还是很有识人之明的。
他打开车灯,柔和的光芒倾泻而下,在对方轮廓分明的脸上留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颜控沈清秋彻底沦陷,恍然回忆起不久前的初遇来。

2.旅伴
青年名叫柳清歌,人如其名,长得一派古诗文里的翩翩君子模样,可惜性格不那么如人愿,是个相处起来有些麻烦的死傲娇,沈清秋如是判定。
当时沈清秋正准备出发,车窗却被人笃笃敲了敲,他摇下车窗看到那张熟悉的尚清华的脸时,顿生一种一脚油门踩出去的冲动。
尚清华不走心地解释了一通,沈清秋听完尚清华的叙述,又看了看背着包神色沉沉的柳清歌,油然而生一种“同是天涯被坑人”的感觉,鬼使神差地打开了车门,而后调整了一下被尚清华牵着走的心情,笑得如沐春风:“上车吗?”
柳清歌依言上了车,眉眼间流露的不悦淡了些许,尚清华瞅准时机正想溜,被沈清秋亲切地揪住衣领:
“打飞机菊苣,我觉得我回来以后有必要和你谈谈旅费的报销事宜。”
然后猝不及防地松了手。尚清华一个趔趄,尚未站定就被喷了一脸尾气,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目送沈清秋离去。
沈清秋心情大好,沿着地图一路疾驰。这种莫名的情绪一直持续了几十个小时,得意忘形的后果——沈清秋不得不承认,他迷路了。

3.野味
从回忆里醒神的沈清秋发觉自己还维持着那个侧身的姿势,而身边的柳清歌似乎是真的睡着了。他探出手晃了晃柳清歌的肩头,对方缓缓睁开眼,几秒以后的视线渐渐聚焦。
“怎么了?”声音还带着一点刚睡醒的沙哑。
沈清秋干咳了一声,一边尽力维持自己可靠的外表一边吐露那个尴尬的事实:“我们迷路了。”
有一瞬间,沈清秋觉得柳清歌看自己的眼神仿佛看一个智障。
他蹙着眉,问:“你只有地图?”
沈清秋苦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手机:“没电了。你的呢?”
柳清歌沉默了一会儿,答道:“我的也是。”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阵,沈清秋看了看表,已经是傍晚时分,干脆建议道:“还是先吃饭吧。”说着伸长手臂够到后座的背包,拉开拉链,看着里面一背包的压缩饼干,顿时又食欲全无。
柳清歌倒是显得比他从容得多,看了看天色,突然打开车门跳下了车,沈清秋一头雾水地跟着下了车。
眼前是一片荒芜的草地,不远处是繁密的森林,不像人工种植的,柳清歌很轻车熟路地进了林子,留沈清秋在原地无聊地数着草,内心还有点对未知的忧虑。
正当数着数着就开始拔草的沈清秋拔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柳清歌回来了,手中还拎着两只血糊糊毛茸茸的东西。
沈清秋尽力忍住目瞪口呆的冲动,问:“这是……什么?”
柳清歌把那两只不明生物往草地上一扔,道:“兔子。”对上沈清秋依然疑惑的眼神,他继续解释道:“烤着吃。”
沈清秋:……
沈清秋抽了抽嘴角,谢过柳清歌的好意,并委婉地表示自己并不会处理这种东西。
说完他就感到柳清歌投来的眼神更加嫌弃,但是柳清歌还是接手了那两只兔子,熟稔地处理着。
过程很需要被和谐,沈清秋这种连杀鸡都接受无能的人自觉背过身,片刻以后,他听到柳清歌的声音:“你有没有纸巾?”
沈清秋从兜里掏出纸巾递过去,柳清歌接过,擦了擦匕首,然后摸出打火机点燃了沈清秋揪下来的那一堆草。
沈清秋无言地看着那片揪成一个圆形的草,以及淡定自若地开始了烧烤的柳清歌,忍不住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柳清歌半垂着眼,掩住眼中那抹跳跃的火光:“以前习惯了。”
后来沈清秋再回想起那天时,已经忘了那兔肉的味道,却唯独记得火光映照下柳清歌晦涩难明的神色。

TBC.

评论(4)
热度(34)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