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青衫冷颜组】预测

*已经凉透了的2017年上海卷作文题盲狙
*cp青衫冷颜组(九曲青丝X龙骨寒星)
*开头结尾源于bcy限定结尾写cp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九曲这么病病的
*以上

-
「我所见日光之下的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Part.1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
——我觉得,新来的同事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把嘴里的枣核吐了出来,慢吞吞地回答:
“哦,命中注定啊……就那样吧……”
对方对我似是而非的态度表现出了显而易见的不悦。他皱起眉,神情严肃。
我看着他,再往嘴里塞了一颗枣。实不相瞒,上次我看到这样严肃的表情,还是在我高中那个对我恨铁不成钢的班主任脸上。
等我吐完最后一颗枣核时,同事终于开口了:
“我相信。”
发呆良久的我终于回神:“……哦?哦。”
本来以为他的脸会更黑,没想到他的神色竟然诡异地透露出一点温柔。
???我怀疑我脑子有问题。
他俯下身,把我困在椅子间,明明是暧昧的动作,他却做得一脸正直:
“我叫九曲青丝。”
“哦……”我应了一声。
这人可能是个智障。
懒得理他。
我窝在椅子里打了个呵欠,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Part.2
名字很长的九姓同事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出现在我二十米内。
讲真,我懒得管。
但是公司CEO的妹妹无剑大佬,午饭的时候拎着袋枣子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
“寒星啊,你和九曲以前认识吗?”
她眼里闪动着诡异的光。
我懒得想,随口敷衍她:“不认识。”
“那就是一见钟情了?”无剑小声嘀咕。
我嚼着枣子,懒得回应。
一个两个都比我还不务正业,我们公司到底是怎么运作的?
晚上修仙加班的我因为没嗑柠檬茶困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在打算被开了以后去隔壁阴阳师集团混日子了。梦间集福利太少,还有一堆脑回路清奇的高层管理,日子根本没法过。
结果突然发现工作已经做完了。还有这种操作???我翻了翻手边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堆书,发现了一片被压扁的情花花瓣。
果然是那个名字很长的九姓同事。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坦然受之。
——第二天九曲青丝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袋情花。

Part.3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被九曲青丝纠缠久了,就连梦里也都频繁地见到他。
尽管一切都十分真实,但我清楚地知道这是梦境。
梦里的九曲青丝穿着禁欲的白大褂,绑着他一如既往的高马尾,一只手插在衣兜里,一只手在木质的桌面上用指甲无意识地敲击。他黑沉沉的眼瞳居高临下地瞥着我:
“你的精神状况稳定了很多,再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治疗,你就可以病愈了。”
我无言地和他对视,看见他伸出手,以指代梳为我梳理着头发,再为我绑了个冲天辫,动作带着诡异的温柔。
我贼嫌弃他的手艺,但他攥着我的手腕,用一种不容抗拒的力度,一边凑过来,在我的发顶落下一吻。
“寒星……你愿意,待在我身边吗?”

Part.4
那个诡异的梦境以后,我在现实里碰到九曲青丝都有一种绕道走的冲动,虽然最后还是没有。毕竟不管我绕到哪,九曲青丝都会跟过来,而且我懒啊。
既然接触无法避免,我审视他的目光总会带上几分若有若无的怪异和不自然。这当然不能怪我——一切都是那个梦的锅。
这天是中秋节前夕,我早早应付完今天的工作,打算回家睡上一整天,孰料刚走出公司没两步就听见身后急促的脚步声。
九曲几乎是跑了过来,风吹得他的刘海有些凌乱,但他丝毫不觉,只是站在一步之外注视着我,让人不知不觉就要沉溺到那篇深不见底的黑色里。
我的呼吸停滞了一瞬间。而后,我听见他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
“寒星……你愿意,待在我身边吗?”
一瞬间,梦境和现实重叠在了一起,虚幻和真实的界限已经模糊不清。
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我愿意。”

Part.5
不知怎么地,我又出现在了梦境里。
我撑着床坐起来,九曲依然是医生的打扮,坐在我病床的床沿,像是在好整以暇地等待我意识的到来。
见我醒了,他一贯严肃的脸上竟然划过一点笑意,待我仔细去看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已经被我治愈了。”
他的神态好像在宣判什么。
“寒星,”他一边低喃着我的名字一边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低沉的嗓音带着几分蛊惑,“你以后不会再做这个梦了。”

Epilog
我的世界里没有现实和虚幻,唯一的真实只有他。
梦醒了。
——我已经醒来,在另一个梦境。

Fin.

评论(6)
热度(20)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