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柒

你是世界给我的礼物。
-
这里咸鱼精柳柒。
本体卷毛,有剧毒。
楚留香手游俯仰千秋区ID柳肆,单机咸鱼需要您的拯救√
方总头号迷妹
长于光速爬墙【。

魔道=温若寒中心,渣反=柳沈
梦间集=柳我/青衫冷颜组/黑白双秋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新孔乙己

原作:鲁迅
改编:柳柒

【如果有bug……就当是幻想乡网站的特色吧x】

幻想乡网站的作者交流群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一群不温不火的作者,茶余饭后敲着键盘深入讨论。上班的作者,傍午傍晚下了班,一分钱也不用,只要一齐打开语音或者视频聊天,或者敲敲键盘,就能对时下热门的文评头论足一番,甚是心满意足。或者也谈些游戏相关的事情,譬如一些令人窒息的操作,有人会晒晒自己今天肝游戏的收获。但这些作者多是非洲人,大抵没有这样的欧气。只有脸白的,才披上一层非洲皮,无形装逼。

我从十六岁起,便披个马甲在幻想乡里写文,编辑说,我样子太傻,不能拿出去炒作,还是老老实实每天一万字地更新吧。外面的穷读者,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泼脏水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以嘴炮撕逼为乐趣,把你的主角拿出去跟别人家的小明一样地比。所以过了几天,编辑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推荐者的后台硬,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排版修bug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得空整天专注地潜水在群里,清闲得几近忘掉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编辑是一副凶脸孔,读者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网站发文,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文笔很好而发文却很冷清的唯一的人。他辞藻优美,情节连贯紧凑,一波三折,扣人心弦。他对人说话,却总是满口玩梗,叫思想僵化的人似懂非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鲁迅先生的小说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

孔乙己在群里一发言,所有摸鱼的作者便都发起表情包,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头上又添新buff了!”他不回答,对编辑说,“这次我的订阅多了三个。”便发来一张截图。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人家抄袭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信口雌黄……”“什么凭空?我前天亲眼见别人将你的作品发在那X点中文网上,你不服,在下面评论澄清,被那里的书粉狠狠黑了一通。”孔乙己便发来一张表情包,极力争辩道,“我已经联系律师了,要上法庭去告那个作者,一定能胜诉!”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抄袭狗人皆可诛”,什么“侵权”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是一代学霸,文科是几所学校第一,却因为重文轻理,成绩渐渐落了下去,又无心补课;于是堪堪过了三本线,毕业以后竟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手好文,便替人家代代笔,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写不到几千字,便连人和联系方式,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代笔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在三次元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网站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稿;虽然间或没有存稿,暂时记在拖稿名单上,但不出三天,定然还清,从名单上删去了孔乙己的名字。

孔乙己见众人须臾都不议论,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曾经是学霸?”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公务员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强行辩驳些什么,这回又是些令人听不懂的话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着起来: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刷蛤蛤蛤,编辑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编辑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新来的作者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写过文么?”我回了一个嗯。他说,“写过文,……我便考你一考。景物描写的作用,是怎样的?”我想,混了这么多年都没出息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说出来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套路应该记着。将来做大神的时候,迟早要用。”我暗想我和大神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网站大神也从不费笔墨写劳什子景物;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渲染气氛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桌面,点头说,“对呀对呀!……景物描写有四种基本作用,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不答。孔乙己刚发来一长段文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发来一个叹一口气的表情包,在镜头里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几个新入群的小学生作者发现这火热的氛围,也赶热闹,七嘴八舌地问着孔乙己要红包。他便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红包。小学生们收了红包,仍然不散,还是一个个发来表情包。孔乙己着了慌,打字打了三次,“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钱包余额,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小学生都在一堆表情包中散了。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编辑正在慢慢的清稿,拖动鼠标翻着名单,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上线了。还要写中秋贺文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露面了。一个正在吹萝莉的宅男作者说道,“他怎么会更新?……他已经注销账号了。”编辑说,“哦!”“他总仍旧是不服被人抄袭,将那抄他的作者告上法庭了。”“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书粉,后来是水军,在微博贴吧上夜以继日地黑他。”“后来呢?”“后来便撤销了账号。”“撤销账号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回去捡破烂了。”编辑也不再问,仍然慢慢地翻他的名单。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开着小太阳,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作者在线,我正刷着n站。忽然间听得群里消息声,适时正开着语音聊天便听见一个声音道:“帮我查一查错字。”这口气虽然极陌生,却又很耳熟。看时,那孔乙己的群名片赫然醒目。他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又说道,“帮我查一查错别字。”编辑也探过头来,一面说,“孔乙己么?你还欠篇中秋贺文呢!”孔乙己很沉默地过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打,错别字比较多。”编辑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被人抄袭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被人抄袭,怎么会连账号都注销了,披个马甲发文?”孔乙己低声说道,“重新磨练,磨练……”他的口气,很像恳求编辑,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作者,便蛤蛤蛤地刷了版屏。我细细查了遍错别字,把修改润色以后的版本发回去给他。他道了谢,竟是发给我一张老年人表情包。不一会,他发了文,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无声无息地下线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的头像亮起。到了年关,编辑翻着名单说,“孔乙己还欠一篇中秋贺文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一篇中秋贺文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也不知道那孔先生境遇如何——但大约孔乙己的确已经死了。

Fin.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