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界给我的礼物。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双邪温馨三十题

【_(:з」∠)_不知道能不能撑到第三十题……OOC请见谅……】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人到中年变得特别磨叽的老妈子关根最近总是吐槽吴邪什么东西都要买双份,不会勤俭持家。
吴邪心说又不是花你的钱,老子壕老子乐意,嘴上却屈服了。
于是当天下午,两个人日常超市买菜之后,关根表示口渴,吴邪一言不发地到隔壁炸鸡店里买了一杯可乐递给关根。
关根接过,看着上面插着的两根吸管,道:“为什么有两根吸管?”
吴邪笑了,特人畜无害那种:“我也要喝啊。”
“那你不能再买一杯?”
“不是你说要勤俭持家吗?我没插一根吸管就已经很有诚意了。”吴邪笑得很欠。
关根不动声色地拔掉了一根吸管:
“行啊,那根吸管也不用了,就一根吸管咱俩一起喝吧。”
吴邪灿烂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2.睡着的猫和他。
吴邪从小到大都是猫控,小时候梦寐以求地想养一只自己的猫。
这份喜爱一直延续到关根这个年纪,还有继续延续的趋势。
于是这天,在家做饭的吴邪就发现出去散步的关根拎了一只毛色很土的花猫回来。
“要不要养养看?”关根如是问道。
对猫毫无抵抗力的吴邪顿时屈服了。
他抱起那只猫,在卫生间和它进行一番搏斗以后,终于一身湿淋淋地把干干净净的它抱了出来。
然后关根欣然接手那只猫,顺便非常嫌弃地赶吴邪去洗澡。
吴邪愤愤地谴责了一番关根过河拆桥的行为以后,自己也很受不了地去洗澡了,洗完以后出来就意外地发现关根和猫一起睡着了。
吴邪从小睡相就比较文雅,连带着到了关根状态也这么文雅,并没有和他整个人看上去一样不羁。他很安静地微微弓着腰侧卧着,猫也缩成一团窝在他的脚边。
吴邪小心翼翼地把猫抱了下来放到地毯上,心想幸好他来的快啊,如果来晚一步指不定那猫就被关根一脚残忍地给踹地上了。
然后百无聊赖的吴邪就开始打量那只猫,越看越手痒想上去揉两把,但准猫奴吴邪唯恐打扰那只猫的香甜睡眠,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揉关根的假发。
……嗯,这个手感真是,令人提不起兴致。
吴邪打了个呵欠,随意地坐在地毯上,头枕着关根空出来的那一小块沙发,沉沉入睡。
看来困果然是能传染的。

3.迟到五分钟
关根和吴邪日常出门买早饭。
他们俩口味没什么差别,唯一比较大的区别就是吴邪觉得青椒肉丝炒饭味道还是不错的,而关根已经对它深恶痛绝。因此,他们的早饭都是双份买。至于为什么两个人要一起出来,照关根的说法是,“饭前要运动一会儿,忆苦思甜”。
吴邪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嘲讽脸表示我跟着你是怕你哪天又一声不吭地跑了我上哪管你要你欠的钱去。关根表示你嫩你有理,体贴地对此说法不予回应。
言归正传,吴邪看到不远处一家排了老长队伍的店,两个人就默契地分开买豆浆和油条,早就商议过最多十分钟以后就在这里集合。
然后关根多等了吴邪整整五分钟。
其实这事儿也很好解释,一言以蔽之,就是看到张起灵啦。
无辜的张起灵表示他就是出来找找自家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的小小张*,结果碰到了吴邪,然后被扯着问候了一通。
回家的路上,关根沉默了一路,吴邪于是忐忑了。到了家里,关根还是闷着头吃早餐,吓得吴邪开始唱“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关根咽下嘴里的那口油条,道:“行了,吃你的饭。”
吴邪至此终于淡定了,看来关根没那么生气。
不过不生气不代表不哄了,吴邪凑到他面前,说:“下次不会再迟到了。”
关根不为所动,继续啃油条。
但吴邪知道他肯定听进去了,心安理得地坐下来跟他一起吃。
今天的油条好像确实比较香……吴邪如是想着。
——
*小小张:私设,张起灵身边散养的幼年张起灵,辣鸡作者还没有设定于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客观地说,吴邪和关根睡的床很大。
但是吴邪睡觉喜欢蹭到关根身边,像只八爪鱼一样扒着这个人型热源。
关根随他去,被扒着会他睡得更好。
这就造成两个人醒过来总是一副有点尴尬的姿势。
但是毕竟,习惯就好。
这天,吴邪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他前夜做了噩梦,现在人还没清醒,记忆还停留在梦里,关根那个决绝的背影。
——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朱自清《背影》)
这个状态的吴邪摸到身旁的关根,本能一样急躁地抱住他,几秒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好像是做梦。
他只能很尴尬地缩回手,睡得正香却被吵醒的关根不耐烦地胡乱撩开他的刘海,一个吻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好好睡觉。”
动作一气呵成,而始作俑者翻了个身继续酣眠。
吴邪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把冰凉的手贴到脸颊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得脸有点烫。
TBC.

评论(1)
热度(29)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