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界给我的礼物。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双沈】无题

*邪教cp,旁友来吃口安利吗?
*成年原装货沈清秋X幼年沈九,真·自攻自受
*预见到自己成为安利界耻辱的未来
以上↑

正文:
沈清秋只觉自己仿佛大梦一场,醒来已不知今夕何夕。他扶着额,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起来。
说是床,其实也不过是搭了几片木板,上面垫了稻草,比直接睡地上好上些许。
他的眼角忽地一跳。
这摆设于他而言实在熟悉到了极点。
——这是秋府,那个造就他此后终生萦绕的噩梦之地。
即使是老练如他,也忍不住想要颤栗,但他很快地平静了下来,垂首观察自己的身体。
视野所及仍是一副成年人的躯体,他试着暗自聚集灵力也畅通无阻,与记忆里无二。
这时候沈清秋终于彻底变得从容冷静,正想再考虑这件蹊跷的事情,忽而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朝这里走来。
他警觉地抬起眼盯着那扇破败的木门,右手已经按在了修雅剑的剑柄上。
门被推开,随之而来的是满室暖融的阳光,以及仿佛融化在阳光里的一名少年。
沈清秋就是忘了谁也不会忘记眼前的少年,因为那就是十四五岁的他自己,沈九。
他被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不知如何发问。
沈九倒是非常自然地走进来,顺手把门带上,坐在了他旁边:“我看到你倒在秋府门外,就把你拖了回来。”
沈清秋抿了抿唇,道:“……你是沈九?”
沈九笑得一派天真,话语间却透出老成:“你果然认识我。你是我父亲?还是叔父?”
沈清秋摇摇头,心说原来沈九救他是以为他是自己的父辈,真不愧是当年的自己,做事总是有利可图。
只是他如今对往事已经不再执着,也就对名利之类的东西看得淡了,想着若是将他从秋府带走由自己来养,或许能把这孩子养得讨人喜欢些,也好……别再重蹈覆辙。
——他却不知道,沈九救他时确实什么也没想,头脑一热就将他拖了回来,累了个半死,身上还沾了污渍,无奈只能去洗了个澡。
沈九看着他摇头,脸色却是立即冷了下来:“你不打算认我?”
到底是少年心性,沉不住气。沈清秋勾起三分笑,揉揉他的头:“我的确不是你的父辈。”想着如今不便告诉他自己就是他这件事,便避开直言:“但我是来带你走的。”
沈九惑然地抬起头:“你既不是我至亲……又为何待我如此。”
沈清秋一怔,他也没深究究竟为什么,自己就主动揽下照顾他的重任。
他叹了口气,俯下身将沈九环在手臂间,在他耳边道:
“是啊,我沈清秋一生一次的心软就尽数付与你了。”
若是这个世界上仅有一个人能让他心软,让他变得温煦耐心,那个人必定是沈九。
沈九的手指勾了勾散落在他手边的沈清秋的青丝,将其中一缕小心翼翼地缠在指间。
“沈清秋。”他轻声唤道,“你的名字很好听。”
沈清秋听沈九念他的名字,清越的声音如鸣佩环,忽而觉得这个名字确是极好听的,连带着它所象征的一切屈辱和寄人篱下巧言令色的日子都仿佛变得不重要了。
——他如今,只是沈九一人的沈清秋。
Fin.
——
他叹了口气,俯下身将沈九环在手臂间,在他耳边道:
“是啊,我沈清秋一生一次的心软就尽数付与你了。”
【……沈清秋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还对别人说过类似的话??
岳七表示不开心,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沈九[手动再见]】

评论(21)
热度(70)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