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柳沈】今天也被峰主和沈师伯秀了一脸(三)

*邪教cp,看清跳坑
*OOC和BUG有
*私设众多
*百战峰某妹子视角
*今天的剧情和文笔依然如此渣
↑以上
——
我目送着峰主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里,然后静静地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我从草丛中平静地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和草叶,走到竹舍门前捡起那把折扇,扣了扣门。
片刻,门开了,沈清秋沈师伯微笑着道:“你是?”
我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道:“弟子是百战峰弟子,来替师尊将这把折扇送还给师伯。”
沈清秋疑虑地打量我一眼,眼神仿佛在说“你们家峰主居然会差人来就送把扇子”。
我面上一副了然的神色,道:“因着沈师伯之前与师尊稍有芥蒂,如今误会虽除,师尊捡到折扇后仍是将折扇交给正好路过的弟子,嘱弟子将这扇子还与师伯。”
沈清秋大概是对我们峰主的傲娇属性印象深刻,不疑有他,按照套路我们又客气了两句,然后我就转身从容地跑路,深藏功与名。
目睹了全程的吴揖跟着我走在回路上,目瞪口呆:“晓透茗,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晓透茗!讲真,我还以为你们百战峰都是单(lu)纯(mang)直(wu)爽(nao),没想到你套路这么深!”
我微微颔首:“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说着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轻佻地笑道:“美人儿,玩心吗?”
她扒拉开我的爪子,叹息一声:“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套路这么深,告辞!”说着,她拱了拱手,左拐回了天机峰。
我不以为意,回想起今天干的事情自觉日行一善,心情愉悦地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继续向百战峰走去。
刚到百战峰,就看见苍穹山派公认的女神柳溟烟亭亭地站在那里,身边围了一群糙汉子。
科科,我女神【划掉】峰主亲妹妹你们也敢撩惹。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女神面前强行挤开那些糙汉子:“都吵吵什么?今天的架都打了?【敢打女神的主意】信不信峰主回来怼死你们,还是先罚围着百战峰跑二十圈的那种!”
在场的众弟子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噤,很快就三三两两地散了。
柳溟烟微笑着【别看我,那密不透风的面纱还在她脸上好好挂着的,我脑补的】揉了揉我的发顶:
“这位师妹,你叫什么?”
第一次离偶像那么近,我幸福得快要上天了,只是女神你能不能不要摸头,会长不高的,我还不打算这辈子都一米六。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师姐,我叫晓透茗。”
她沉默了一秒,看上去有些愕然:“莫非你就是百战峰的小透明?”
握草这颗炸弹真是猝不及防,我怎么突然就掉马了??
她打量着我懵逼中夹杂着震惊的神情,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还是我脑补的,就跟脑补打了马赛克的犯人脸一样】:“我是柳宿眠花。”
……Excuse me???
柳宿眠花,当今修真界腐圈内最受欢迎的写手,她的耽美作品本本畅销,供不应求。我只知道柳宿眠花菊苣是我们苍穹山派的,没想到就是柳溟烟女神!!
我曾经以“百战峰的小透明”名义向她写去很多信件,里面包括神奇的读后感,还有同人文,现在想想讲真简直羞耻度爆棚,然而菊苣温柔地给我回了信,指出了很多不足,信写得很详细,口吻也很亲切……
然后我当然要回信啊,菊苣也就又给我回了信,就这么一来二去我居然勾搭上了菊苣哈哈哈总感觉我下辈子的欧气都预支了……
最近一封信在四天前,柳宿眠花菊苣对我的文笔表示了赞许并提出要面基……我当然答应!只不过第二天我为了百战峰的尊严【∑扯淡】和宁婴婴打了一架躺了两天,就把这事给忘了……
思及此我连声致歉,女神大度地表示不要紧,然后我们就相对而坐,愉快地开始聊天,聊着聊着女神突然问我:
“你觉得我下一部作品以身边的人为原型来写如何?”
∑身边的人???
我大脑一下子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原来女神你也觉得峰主是基佬吗?!”
我此话一出,柳溟烟揉了揉我的头顶默不作声,眼神飘向我的后方。
我默默回过头,我们峰主高冷地注视着我,右手正按在乘鸾的剑柄上。
科科,我要上天。
TBC.

评论(10)
热度(59)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