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澄羡】描眉

*有bug有ooc有私设
*里面干掉那些姑娘的凶手到底是啥我也不知道233纯粹想写江澄给WiFi描眉的脑洞【趴】
——
正文:
近来云梦的一家青楼里频频有女子失踪,被发现时已血肉模糊,仿佛皮都被生生剥去一样。
这种事情自然归江家管,而按往常的惯例,该遣江澄和魏无羡去调查。江澄虽然嫌弃这等烟花之地得不行,奈何魏无羡一听说就来了劲,自告奋勇去查探这件事。
想到魏无羡那个不得安生的性子,江澄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前去。他再三权衡之下,黑着脸勉为其难地提出与魏无羡同去。
两人到了那家出事的红袖楼,老鸨得知两人是来查楼里姑娘遇害的事情,热情地招呼他们,江澄的脸色不免又黑上两分。倒是魏无羡,嬉笑着很快与那老鸨搭上了话,开始询问详细的情况。
“……这么说,那凶手倒是只盯着女子下手咯?”
“是啊,还非美貌女子不可呢!”老鸨满脸愁容,“我这楼里的漂亮姑娘都死了好几个啦!”
遣走老鸨,魏无羡拍了拍一旁正襟危坐的江澄的肩,道:“江澄啊,你也听见了,这就不好办了。虽说你我皆是风流潇洒,但却是毋庸置疑的男子。”
江澄拍开魏无羡的手,眼角一跳。魏无羡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向来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不出所料,魏无羡笑眯眯地补了下半段话:“若是师弟你换上女装,便真真是一个清丽可人的姑娘了。”
江澄哪里听得他开这等玩笑,当下便拔了三毒,早有准备的魏无羡提随便挡下江澄一剑,几息间两人又过了数招。
“江澄!江澄!江晚吟!”魏无羡虽游刃有余,到底不想和江澄继续打下去,连声告饶,“我错了师弟!”
江澄收了三毒,痛斥魏无羡:“不成体统!你的脑子里除了装些不务正业的事情还能装什么?”
魏无羡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见江澄面色稍霁,贼心不死地想把话题绕回去:“那此事该如何查呢……”
江澄黑着脸刚想痛骂魏无羡一顿,魏无羡突然抢先道:“不如我们抓阄决定谁来穿女装!”
此后,江澄每每想起这件事,都在想他当时脑子是抽了什么样的风才会同意。
——不过,他也没有亏,反而捡了个大便宜就是了。
片刻后,魏无羡握着一张墨迹半干的纸愁眉苦脸地望向江澄。江澄哂道:“怎的?莫不是要我替你穿?”
魏无羡只得自认倒霉,问楼里姑娘借了衣物首饰,自行换上了一身明红水袖。有几个胆大的姑娘笑着道要帮魏无羡打扮打扮,顿时满室莺声燕语,嬉笑嗔怒。
江澄听得心烦,瞥见魏无羡妆上得差不多了,那几个女子磨磨蹭蹭地正要给他描眉,不胜其烦地提了音调道:“都出去!”
姑娘们悻悻地互相嘀咕着走了出去,一种难言的尴尬在沉默里悄然散开。
好在魏无羡却是浑不在意的样子,握着眉笔对着铜镜试着给自己描眉。
江澄眼力极好,虽说坐得离魏无羡不近,不过还是将镜中魏无羡的容颜尽收眼底。
那是一张安静而具迷惑性的脸,江澄不由怔了怔,道:“我来帮你吧。”
话说出口他就清醒了,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魏无羡身边坐下,低下头,忽略鼻尖满溢的胭脂香,目光凝注在魏无羡的脸上,一手抚着魏无羡的鬓发,微微着力轻按着他的后脑,另一手接过眉笔,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地在魏无羡的眉上描过。
江澄自然是头一次做这种事,虽然他并不是个伺候人的主儿,好在到底是看过几次江厌离描眉,如今做起来倒也不算过于生涩。
收了手,就着明灭的烛火,江澄看着眼前的人。皓齿明眸,眉如远山,说是绝色也不为过。
烛光映出魏无羡黑亮的瞳仁,他含蓄地微微一笑,捏着嗓子细声细气道:“小女子名唤魏婴婴,江公子可愿与我共度良宵?”
江澄道:“好啊。”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
Fin.

评论(23)
热度(124)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