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界给我的礼物。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柳沈】半缘修道半缘君(三)

*全息网游paro,NPC柳清歌X玩家沈清秋
*有BUG有OOC有私设
*折扇梗要被玩坏了233
以上↑
——
沈清秋站在大片灼眼的曼珠沙华间,茫然地环顾四周。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地府的场景,他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被传送到这里来了?!
一位路过的小哥打量了他的新手装几眼,又看了看他迷茫的表情,走上前拍拍沈清秋的肩道:“兄弟,你也用了那个回春丹是不?”
等到沈清秋的肯定答复以后,小哥长叹道:“又一个被坑的新人……”
见沈清秋疑惑的眼神,小哥开始解释:“那个回春丹虽然是人手一颗点击就送,但是使用以后使用者就会被系统强制清空血槽传送地府。而且最坑爹的是,一旦玩家附近出现重伤的NPC或者玩家,系统还会弹出提示强制玩家使用……”
顿了顿,小哥愤愤道:“辣鸡游戏,吃枣药丸!”语毕潇洒地一甩袖子,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赶着投胎去了。
沈清秋:游戏制作组难道是来报社的……
他默默走过了那条两旁盛开着曼珠沙华的小路,眼见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座有些破败的石拱桥,拱桥旁立一巨石,上刻“奈何”,以朱红糁之。
沈清秋驻足在那块巨石之前细细端详了一阵,然后提步踏上奈何桥。桥头孟婆的脸上一片空白,没有五官和须发,沈清秋被磨炼得淡定如常视而不见,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血槽噌一下回满。
……居然是冬瓜汤。
似有所感的孟婆接过空碗,苍白纤细的手指指向沈清秋身后。沈清秋转过身,只见那块巨石的背面亮着白色的莹光,分明是“今日口味:冬瓜汤”的字样。
沈清秋默默地回身走下桥。可以,这很强势。
桥前有一扇门,推开就到了新手村。刚走出没几步,就看见尚清华摆了桌椅,一边时不时拿过杯子喝两口茶,一边滔滔不绝地讲着故事,身旁围着一群人,不知是NPC还是玩家。
见到沈清秋,尚清华意犹未尽地随便扯了个结尾,身旁围着的那群人很快便三三两两地散了。尚清华收了摊,和沈清秋边走边聊:“见到孟婆了吧?长什么样啊?”
沈清秋:“孟婆有长相吗?”
尚清华也是懵了:“我听说设计成每个玩家潜意识里最想见到的人的长相了,因人而异的,怎么你没看见?”
沈清秋郁卒:“我就看到一张脸,五官都没有。”
尚清华颇不厚道地笑了沈清秋好久,沈清秋拍了他一记才消停:“你看见谁了?”
尚清华嘿嘿笑道:“运气好,我还没死过。”
沈清秋诧异:“那回春丹你没用过?”
尚清华道:“没有,我一个生活玩家整天待在门派里打打杂,偶尔和同门切磋一下掉点血皮,哪有用到这种东西的时候。”
沈清秋:“你一定是吸了我的欧气。”
尚清华不应,绕开话题:“要不要来我们苍穹山派安定峰?生活安逸又充实。”
沈清秋能信他就有鬼了:“跟你一起打打杂跑跑腿被资产阶级使唤压榨?”
尚清华尴尬地笑了一声,摸摸鼻子:“话不是这么说嘛……”
沈清秋摆手道:“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尚清华见沈清秋回绝得这么坚决且彻底,不由泄了大半的气:“那也好歹到苍穹山派拜个师吧……多少人挤破头都挤不进啊。”
孰料沈清秋点头道:“唔,也好。”
尚清华想着以后说不定沈清秋能和他一起愉快地玩(pao)耍(tui),心情又好了起来。
沈清秋突然道:“我们就要这样一直走到苍穹山派?”
尚清华这才想起来,忙从袖子里掏出符箓撕开,一边歉意地道:“有点晕,忍忍啊,等我学会御剑就可以带你装逼带你飞了。”
沈清秋刚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嫌弃,一阵眩晕感就猝不及防地袭来,然后再睁眼就到了苍穹山派。

柳清歌回到苍穹山派,先是去了千草峰找木清芳,被数落一顿以后又跑去了仙姝峰,被一群女弟子围观了一阵,终于遇见了接引回来的柳溟烟。
柳清歌从袖中取出那把折扇递给柳溟烟:“这是你的折扇。”
柳溟烟“咦”了一声:“那厮看起来还挺沉稳的,怎么这么快扇子就掉了?”
柳清歌敏感地抓住了重点:“你把这扇子送人了?”
“是,我前不久在接引时遇见一个比较顺眼的异界之人,好像是叫……沈清秋,便送了他一把折扇。”柳溟烟奇道,“这扇子怎么在兄长你这里?”
柳清歌言简意赅道:“他救了我,扇子掉了。”
柳溟烟轻笑,意味深长道:“看来那位沈清秋道友倒是与兄长有缘。”
柳清歌颔首不语,目光却停驻在那把横卧在桌面的折扇上。
沈,清,秋。
柳清歌默念着这个名字。
TBC.

评论(9)
热度(32)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