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百粉点文的产物】澄凌二十字微小说

@谢子柒 的点文,注意查收~
*偷懒少写了(好)几题_(:з」∠)_包括但不限于关于肉的
*这是澄凌啊这真的是澄凌啊凌澄什么的绝对是错觉
*每次都超字数我也很绝望啊
*ooc和私设都是我的锅

Adventure(冒险)
金光瑶毫不意外地收到了本月第三次“金凌去了莲花坞”的消息。

Angst(焦虑)
金凌看着那一堆自称是他舅妈的女人,静静地捏碎了手中的茶盏。

Crackfic(片段)
染着清浅的荷花香的手指为他盖好被子,他便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翻身压住了他的衣袖。

Crime(背德)
江澄是金凌依赖多年而不肯戒的毒。

Crossover(混合同人)
江澄蹙着眉对柳清歌道:“金凌最近沉迷一个叫阴阳师的游戏……”
柳清歌看了看埋头画符的金凌,默默思忖着要不要叫沈清秋来加个好友。

Death(死亡)
他不想踽踽独行,但他无路可退。那个总护持着他的人,已经与世长辞。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金家和江家,将来都是你的。

Fantasy(幻想)
江澄的过去里有他。

Fluff(轻松)
江澄和金凌一致决定在莲花坞门口挂个招牌:“魏无羡须与狗一同入内。”

Future Fic(未来)
后来金凌当了个合格的家主,娶了一位温婉贤淑的女子为妻,只是夜深人静时,家仆曾隐约听见他对紫电低声絮语。

Horror(惊悚)
江澄教育沉迷阴阳师的金凌道:“像你这样,在异界是要被电击治疗的。”

Humor(幽默)
金凌数抽不出SR,一怒之下再抽时对着屏幕喊道:“要是出SSR我就正面上江澄!”
而后他与屏幕上仿佛看穿一切的阎魔相对无言。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江澄所有不牵动伤口的甜美回忆,尽数出自金凌。

Kinky(变态/怪癖)
江澄总是亲吻金凌的额头。以为江澄是纯情老处男的金凌并不知道,江澄吻的是他额间一点丹砂。

Parody(仿效)
魏无羡一度很诧异金凌为什么喜欢说“打断你的腿”,直到江澄也这么对他说了一遍。

Poetry(诗歌/韵文)
江澄闲来翻了翻金凌临字的一沓纸,其上却尽是一首《寄谢雍》。
——谢家兰树有清芬,每诵澄江却忆君。想得山庄长夏里,石床眠看度墙云。

Sci-Fi(科幻)
一朝醒来,金凌发现他的舅舅变成了约摸七岁的稚子模样。

Suspense(悬念)
江澄有时也很诧异,为什么自己总是收不到情书。
——直到他撞见专心致志模仿他的字迹给某位仙子写信的金凌。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舅舅……”金凌欲言又止。
“说。”江澄不耐地看过去。
“你最近对我……怎么突然……”金凌斟酌了一下用词:“……温柔了一点?”
江澄想起数十年后,那个一如自己的独身一人的金凌,揉了揉金凌的脑袋,低声道:“不要问。”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江厌离笑着点了点金凌的鼻尖,道:“你舅舅小时候,也是和你一般的脾气。”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金凌:(。•ˇ‸ˇ•。)哼!都怪你 (`ȏ´) 也不哄哄人家(〃′o`)人家超想哭的,捶你胸口,大坏蛋!!!( ̄^ ̄)ゞ咩QAQ 捶你胸口 你好讨厌!(=゚ω゚)ノ要抱抱嘤嘤嘤哼,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大坏蛋,打死你(つд⊂)
江宗主冷漠地一紫电抽了过去。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金凌望了望眼前笑吟吟的女子,克制着道了声“江夫人”。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金凌红着脸,又迅速温故了一遍欧阳子真给的春宫图集,才将被子拉开一角,低下头凑近江澄,不想反被江澄一把按住唇齿交缠,回味间尽是醇厚的酒香和清冽的甜意。
——金凌那天几乎是落荒而逃,却拙劣地安慰自己,撩完就跑,真刺激。

Fin.

评论(2)
热度(31)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