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世界给我的礼物。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华武/河神paro】赠尔琼琚

*是送给师兄 @墨缃懿 和小道长 @不姓韩 的故事qwq
*龙渊捡情缘!rua!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从前有一只富裕的华山,生活在龙渊边上。他有一个贫穷的师妹,每天祈祷自己能变富。
一天,师妹做课业的时候不小心把要上交的剑掉到了水里,然后冒出来了一只小道长,唇红齿白,乖巧地看着她:
“你掉的是PVP的还是PVE的啊?”
师妹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小道长手里金光灿灿的大宝剑闪瞎了狗眼,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小道长看了看她,把两把剑都递给了她:“拿去吧,下次不要再掉东西了。”
华山师妹恍恍惚惚抱着剑飘回了门派,被师兄一掌拍醒:“醒醒,师妹,你快撞到人家货车了!”
师妹猛然回过神,揪住师兄领子大力摇晃:
“师兄!!我发了!!”
师兄:……这孩子,或许……算了,傻逼。
于是在师妹讲完今天的奇遇以后,师兄默默地喝了口茶,问她:“所以你到底在激动什么?”
“师兄你这种资本主义人士是不会明白的……”师妹摇了摇头,“难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缺?我听说河神可是很神奇的……”
“嗯?”师兄微微眯起眼,放下杯盏。
这么一说,好像自己缺个情缘。


第二天,小河神从甜美的梦境里醒来,发现水面上浮沉着一朵馥郁的广寒仙。
他慢吞吞地浮了上去,伸手将花朵拢在掌心,轻轻地翻过手掌打量着它。
忽而听见一串低沉的笑声,他抬起头,有个身着华山校服的少侠立在岸边,正含笑望着他。
“你……这是你掉的花吗?”小道长茫然道。
对方蹲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是送给你的。”
“送给我的?”小道长懵懵懂懂地望进对方眼底。
“是啊。”他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收了我的花,就是我的人了。”


自那以后,小道长每天都能收到一些新奇的东西,有些他曾经听说过,有些他甚至闻所未闻。一直生活在潭渊的他第一次有了对外界的向往和好奇,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华山给他带来的。
小道长摩挲着缠绕在指间的红绳,将那串玲珑骰子提到眼前细细打量。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虽然一知半解,他也不禁微红了脸颊。
相思,相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他觉得离人类太近,自己或许也被渐渐感染了。明知道自己无法回礼,却还是舍不得把那些精巧的小玩意还给对方。
并不是有多么舍不得,只是当他试图拒绝这份心意时,对方脸上难掩的失落就让他心中抽痛。
小道长想,好吧,既然是你给的——
无论是生是死,是福是祸,我全然收下。


华山师兄这一阵子事务繁忙,极少有机会去见小道长。等到他终于有机会回去寻他时,一直以来总是在龙渊静静等待着他的小道长却怎么也不出现了。他心下惶惑,修书给云梦好友求解。
云梦姑娘在回信里附上了关于河神的说明,他这才知道原来如果不能投桃报李,河神的神魂就会一日一日衰弱下去。
——他送给他的,自以为是爱慕,却如此致命。当小道长小心翼翼捧过那些礼物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他几乎不能再想下去。


华山再一次来到龙渊,视野尽处尽是冰冷的潭水,再也没有往日那人的温度。
他坐在潭边,声音混在华山寂静的落雪里。
“我只希望你能回来,成为我的伴侣,从此平安喜乐。”
他与潭水相对许久,终是沉沉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泛舟潭上,他的指间缠绕着丝丝缕缕的红线,红线的尽头绵延到清波中。
有温热的触感一点点随指尖蔓延,是一只手扣住了他的十指。指间的红线交缠在一起,而相抵的掌心之间,是一颗玲珑骰子。
他抬起眼,眼前恍然是那人带笑的眉眼。
“醒了,傻子。”


他从梦中惊醒,梦里人却仍在身旁,彼此十指相扣,呼吸相闻。
“你说的,让我成为你的伴侣,护我平安喜乐……”小道长的赧然从脸颊绵延到耳根,“不许反悔。”
他把失而复得的宝物小心翼翼拥入怀中,喟叹一声:
“当然……”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Fin.

评论(12)
热度(25)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