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
-
这里咸鱼精柳柒。
一个破烂文手,正在努力变得更好。
本体卷毛,有剧毒。
我永远爱莫云遥 遥柒🔒死了
长于光速爬墙【。

渣反=柳沈
盗笔=双邪(沙盗)/黎苏
楚留香=双华/华暗华
电竞同人=平贼平

另外产出各种拉郎cp的Crossover及节日拟人.

关于

【秋水剑X蓝曦臣】搞给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一】

*cp:秋水剑X蓝曦臣,秋涣tag由我来组成
*梦间基X魔道的crossover
*专注搞邪教三十年
*怕不是又一个填不上的坑

-
我,晓澈,打……咳,打杂。
是这样的,我是全真教的一个吃瓜弟子,每天普通地行走在这普通的全真,普通地观察同门普通地搞给……
——对,搞给。由于我们全真男女比例七比一,所以遍地都是哲♂学家和基佬。
我本来以为我们全真高层还是笔直笔直的,毕竟秋水师兄和归一掌教每天的互动都十分正常。
直到有一天,秋水师兄和颜悦色地喊住我:“晓澈师弟,你知道姑苏蓝氏怎么走吗?”
我不明所以:“知道……”
秋水师兄便掏出一封信来,笑眯眯道:“那便劳烦师弟替我跑一趟,将这信交给蓝氏家主了。”
……于是我现在正拿...

【梦间集X魔道/秋水剑X蓝曦臣】言念君子

*邪教拉郎cp预警
*看到秋水师兄就觉得这怕不是个蓝家子弟……之前还看到秋水X喻文州了……赶紧把这个脑洞填了_(:з」∠)_

——

近日蓝氏家主频频夜梦,梦中有一位翩翩青年,笑意温和,气度超凡,不似世间之人。
蓝曦臣自觉怪异,初次尚且以为是什么妖物作祟,与青年交谈相处后方觉实在谬误。
青年自称秋水剑,乃是全真派镇派宝剑。听他口中全真为鼎鼎有名的名门正派,想来秋水自然也是品行端方之辈。
秋水剑最初常常与蓝曦臣论道,始终颜色平和,波澜不惊。蓝曦臣一个打小被赞雅正的教科书版蓝氏子弟肃然起敬,只道果是人外有人。
后来相处渐久才晓得秋水亦是有几分手段,不过蓝曦臣倒也不以为意,暗暗苦笑,自家阿瑶要是能学得秋水如...

【澄羡】描眉

*有bug有ooc有私设
*里面干掉那些姑娘的凶手到底是啥我也不知道233纯粹想写江澄给WiFi描眉的脑洞【趴】
——
正文:
近来云梦的一家青楼里频频有女子失踪,被发现时已血肉模糊,仿佛皮都被生生剥去一样。
这种事情自然归江家管,而按往常的惯例,该遣江澄和魏无羡去调查。江澄虽然嫌弃这等烟花之地得不行,奈何魏无羡一听说就来了劲,自告奋勇去查探这件事。
想到魏无羡那个不得安生的性子,江澄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前去。他再三权衡之下,黑着脸勉为其难地提出与魏无羡同去。
两人到了那家出事的红袖楼,老鸨得知两人是来查楼里姑娘遇害的事情,热情地招呼他们,江澄的脸色不免又黑上两分。倒是魏无羡,嬉笑着很快与那老鸨搭上了话,开始...

【双蓝邪教】枇杷

*邪教cp,蓝曦臣X蓝忘机,兄弟年上,走过路过来吸口毒吗?
*一把带着过期枇杷味的刀
*ooc和bug有
*即使安利没成功卖出去过几次依然坚持不懈x
*lo主有一种叫短小的绝症,这辈子都治不好了
以上↑
——
蓝曦臣垂着眼静静地打量那一份魏无羡差人送来的请柬,是炽热的红色。
他以指腹摩挲着其上的花纹,神情恍然。
他想起那天魏无羡向姑娘们讨要枇杷时,粼粼的波光映着蓝忘机的脸,眼角眉梢都分明透着一股明明白白的温和宠溺来。
后来他替他买了一筐枇杷,却无人肯屈尊尝上一口。
蓝曦臣自是知道的,蓝忘机并不热衷于吃枇杷。
最后那筐枇杷被他一个一个慢悠悠地剥了皮塞进嘴里,因着过熟的缘故,尝起来有几分难明的苦涩。
余下一堆小山一样的枇杷...

【薛晓薛】自苦

薛洋从没想过义城笼着那样大的雾,还有下雪的时日。
他自小流离惯了,本是早已习惯这类饥寒之苦,不过近年被晓星尘养娇了,似是这点放在年少时不值一提的寒冷就能将他击溃。
想起那个人,薛洋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腰间的锁灵囊,柔软的触感使得他心里抑制不住的阴冷稍稍褪去。
他想笑。
——你看你如此亭亭翩然恍若谪仙的人,最终还不是被我这等你所不齿的宵小尽数牢牢拢在掌心,永远无法逃离。
薛洋的笑意里染了几分癫色。
他起身推开门于城内漫步,看着缭绕的雾气里有一抹晶莹的白自他指尖划过,化作碎裂的水滴消失不见。
他的笑容陡然止了。
另一只手的指尖微微使力,只需再用力一分,那只锁灵囊就能碎裂。
薛洋此时垂着眼,专注地凝视着那只白底蓝纹的...

© 柳柒 | Powered by LOFTER